当前位置 -> 主页 > 公司資訊 >

公司資訊

回忆逝去家人的亲情故事:一碗疙瘩汤
发布时间:2018-01-21 18:16 浏览:
编者按:疙瘩汤是一道普通老百姓汤品,《一碗疙瘩汤》一文中,作者和的疙瘩汤却浓缩着二姑的亲情与回忆,如今二姑已经不在,作者甚是想念那碗疙瘩汤。
  从小到大生在平常百姓家,既没吃过什么山珍海味,也没吃过什么饕餮盛宴。但是,在记忆深处,总有一些吃过的东西留于唇齿,萦绕脑际,当每每想起,依然余香尚在,留在心底,挥之不去。这其中最令我难以忘怀的就是二姑给我做的一碗疙瘩汤。
  我有三个姑姑。大姑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了北大荒。记忆中留下的只是大姑爽朗的笑声和一双笑咪咪的眼;老姑能说会道,说活做事干净利落,我不知道为什么,小时候对老姑竟然有些怕意;二姑老实厚道,不善言辞,每次见到我就会拉着我的手说一句话:“又长高了!”可我不知道为什么,就觉得二姑亲近,尤其喜欢被她拉着手久久不松开的感觉。

  虽然和二姑亲近,却很少去二姑家。记得小时候爸爸曾经带我去过一次,只记得二姑住的村子很奇怪,房子朝什么方向的都有,不像我们的小村子,房子都是坐北朝南的。
  第二次去二姑家我已经上中学了。那时候有个同学和二姑是邻居,二姑就总让同学捎信,叫我放学去她家。我也好久没看见二姑了,真的有些想她了。自从爷爷奶奶去世后,二姑没什么事也很少回来,所以我决定放学后去看看二姑。
  当我出现在二姑面前时,二姑竟然愣住了,看了我半天才认出我来。她急忙拉着我的手说:“是小二吗?又长高了,长成大姑娘了!”
  二姑从来就是这样,从不喊我的名字,一直叫我“小二”,听着虽然很俗气,可我却觉得很温暖。二姑又是久久拉着我的手,用她粗糙干裂的大手不停地摩挲着我的手,慈祥地看着我,久久的不愿松开…… 二姑又苍老了很多,额头的皱纹深了,大大的眼睛不再熠熠生辉,深深地陷在眼窝里。看着苍老的二姑,我的鼻子一酸,眼泪差点掉下来。
  半天,二姑才松开我的手,一拍脑门儿说:“看看我这不是老糊涂了吗?还没吃饭吧?上了一天学,肯定饿坏了,二姑给你做饭去。”阿理彩票
  我去的时候是冬天。那时的农村冬天都吃两顿饭,通常两点左右晚饭就吃完了。我到二姑家天已经擦黑了,二姑拉亮屋里的灯就开始忙活起来。看见二姑佝偻的背影和蹒跚的脚步,我真的不忍心让她为我做饭忙碌,我跟着二姑的后面说:“二姑,别做了,家里有剩下的我吃口就行了。”二姑生气地说:“你好久都不来一趟,怎么能让你吃剩饭呢?你上学饿一天了,二姑做点快的,给你做疙瘩汤。”一听说疙瘩汤,我真的有点馋了。在八十年代初的农村,白面只有过年节包饺子时才能舍得吃,平时吃点疙瘩汤那都是很奢侈的。
  二姑夫从外面抱回来一捆柴,塞进灶塘一些,用火柴点着了,可不知道为什么,灶塘不时的往出呛烟,二姑就不停地咳嗽起来,咳嗽得眼泪都出来了。我心疼地说:“二姑,别做了,要不我来吧。”二姑把我推进屋里说:“这呛,你快进屋,上了一天学,又走了这么远,肯定又累又饿的,坐炕沿上歇歇!”我见二姑执意不让我帮忙,就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二姑忙忙碌碌。
  二姑从一个面袋子里舀出满满的一碗面,放在一个小盆里,又从水缸里舀出一瓢水,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洒在面上,不停的用筷子扒拉,不一会面就成了大小不怎么均匀的疙瘩。灶塘里的火旺了些,锅也热了,二姑从北面的案板上拿来一个黑乎乎的油瓶,往锅里倒了一点油,看了看,又使劲地倒了一些,才满意地笑了一下,把剁好的葱花放进锅里。我想象着油爆葱花的香味,竟然有些馋涎欲滴了……
  可是,我闻到的不是油爆葱花的香味,而是我一股一时我说不出来的味道,我在心里猜测着……二姑急忙往锅里倒了两瓢水,加了些盐,然后把锅盖盖上。这时,她笑着对屋里的我说:“火上来了,水开了就好了!”
  不一会儿,水开了。二姑把扒拉好的疙瘩倒进锅里,用勺子轻轻的不停地搅动着,那些大大小小的疙瘩在汤里翻滚着,着实诱人,我的肚子禁不住咕咕地叫起来。
  疙瘩汤好了,二姑拿来一个大碗,把疙瘩汤盛得满满的,剩下的又盛到小盆里。二姑把疙瘩汤端到我面前说:“快吃吧,早都饿坏了吧?今天怕你饿,着急给你做的疙瘩汤,明天你放学再来,二姑早点给你烙饼吃!”
  我接过疙瘩汤,往嘴里吃了一口。难闻的味道让我条件反射地吐了出来。二姑急忙问:“怎么了?烫着了还是不好吃啊?是咸了还是淡了啊?二姑现在做啥都没个准了啊。”我急忙说:“好吃,不咸也不淡,是烫着我了。”我虽然嘴上这样说,可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我。二姑拿起筷子尝了一口,也禁不住马上就吐出来:“哎呀,怎么有股柴油味啊?”说完,转身就去灶台拿起刚才的油瓶放在鼻子下闻了闻,没想到二姑竟然像个孩子似的哭了,连声说:“我真没用啊,我真没用啊,把点灯的柴油当做豆油了!”
  二姑急忙抢下我手里的疙瘩汤:“可别吃,二姑再重新给你做一碗!”
  二姑又在厨房里忙活起来,一阵锅碗瓢盆交响曲过后,当二姑再一次把一碗香喷喷的疙瘩汤端到我面前时,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掉下来,落在那碗热气腾腾的疙瘩汤里……
  岁月如梭,时间无情的风干了我们的很多记忆,但终究有一些或浓或淡的记忆,经过岁月长河的洗礼、荡涤,日久而异新,最终沉淀堆积在心底,挥之不去,温暖着我,感动着我。
  如今,二姑离开我们已经十多个春秋了,但时常会想起她的音容笑貌;时常会想起她拉着我的手久久不愿松开的感觉;时常会想起她对我说过最多的一句话;时 常会想起在那个冬日的傍晚为我做的那碗疙瘩汤……

首页关于我们 |  联系我们 |  在线咨询 |  管理登陆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阿里彩票注册-阿里彩票官方娱乐登录平台